《65584542》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李寻欢 书名:65584542 来源:mp
《65584542》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65584542》是作者李寻欢的最新佳作,主角是沈亦寒黎落。

   生命倒计时

  站在别墅门口,我的身后是一片黑暗。

  外面如鹅毛的雪一片片砸在我身上,我没有在意,只是觉得今年的雪比往年都要大。

  “铛——铛——铛——” 

  对面火红灯光照亮的钟楼发出巨大的声音,今天是除夕夜。

  我呆呆的听着远处热闹的喧嚣,脑海里一串数字在倒计时。

  ——14天11小时59分56秒。

  这串数字是昨天我从医院出来后,在我脑海中出现的。

  我低下头,拿出手机拨通沈先生的电话。

  电话响了一声就接通了。

  沈先生低沉的嗓音在我耳畔响起:“怎么了?”

  他的声音很好听,让我莫名心安。

  我接了片雪花,喃声道:“下雪了。”

  “嗯,天冷了,你注意保暖。”

  听着他温柔却不带一丝男女之情的嗓音,眼泪莫名爬满了我整张脸。

  我和沈亦寒自幼相识,十年前我们结为夫妻,是亲人,是朋友,却独独算不上恋人。

  十年来,我和他相敬如宾,从不吵架,从没有红过脸。

  他什么都好,可就是不爱我……

  我仰头将眼底的泪压了回去,许久方回:“你也是。”

  电话那边传来挂断的忙音。

  我对着电话那头自言自语:“新年快乐。”

  ……

  客厅的欧式吊针落两点的位置。

  桌上的年夜饭已经凉透,我看着窗外的烟花,整个人都放空了。

  “咔哒”一声,大门开了。

  沈亦寒看见我,又看了一眼桌上饭菜:“怎么还没休息?”

  我走过去接过他脱下的风衣,上面陌生的气味钻入我的鼻内。

  我愣住了。

  一时间,我的心仿佛被扎了一根刺,连同嘴里的话都被堵在了喉中。

  我正要拿着衣服去洗。

  “黎落。”沈亦寒忽然叫住我,“你还记得我们婚前约定吗?”

  我一怔,手中攥着风衣的力道也渐渐大了。

  我怎么会不记得,他说的每句话我都记得。

  结婚那天,他对我说:“以后如果我们任何一方找到了喜欢的人,就离婚。”

  我僵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缓缓转身:“所以,你找到了?”

  在这十年里,每天早上起来,我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他爱上别人。

  每天夜里我总是做恶梦,梦见他有喜欢的人后,将我抛弃。

  可每次醒来,我都会安慰自己,十年他都不曾离开,余下时间,他还是会和我一起度过。

  但此刻我发现我错了,我看见沈亦寒从来都是波澜不惊的眼中漾着一种悸动。

  此刻的他犹如一个意气风发少年,点头对我说:“是。”

   最后十三天

  这一夜,我睡得比从前更不安,沈亦寒离开的画面不断在我梦中重演。

  我喘着气从床上惊醒,脸上一片湿润,枕芯仿佛也浸了水一样。

  窗外一片漆黑,空荡荡的房间只有我沉重的呼吸声。

  我看了眼墙上的钟,时针停在5上。

  同往常一样,在沈亦寒起床之前,我将早餐做好。

  只是我多了件事:收拾行李。

  收拾完才发现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年,所有的东西不过一个行李箱就可以装下。

  我刚把碗筷摆上桌,就看见沈亦寒从楼上走下来。

  我冲他笑了笑:“等这个春节过完,我们就去离婚吧,现在他们也没上班。”

  沈亦寒眸色微变:“嗯。”

  他坐了下来,沉默了。

  我低头吞咽着甜粥,忍着喉咙的苦涩低声说:“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也就不会耽误你了。”

  沈亦寒抬眼望着我有些苍白的脸,突然抬起了手,但很快又收了回去。

  我低下头,只当没有看见。

  吃完早餐,沈亦寒说公司有些事要去处理,屋子又只剩下我一人。

  我只好打电话给最好的朋友卢佳琪,想找回一点人气。

  “黎落,我真羡慕你,能找到沈亦寒这么好的男人。”

  电话那头的卢佳琪嗓门大到像是开了扩音。

  我苦笑一下,什么都没说。

  “你也是,那么矫情干什么?总揪着爱不爱干什么?”

  听了这话,我心里苦涩到没有再想她聊天的心思。

  这世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他们不明白我的惶恐,我也不会懂他们的难处。

  刚把喋喋不休的通话挂断,外面便下了大雨。

  想着沈亦寒出门时没有带伞,我换了身衣服拿上伞往沈亦寒公司赶去。

  公司大厦门外。

  透过雨幕,我清楚的看到沈亦寒跟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站在门口。

  我紧抿着唇,正要走过去,却见那女人伸出手擦沈亦寒脸上的雨水。

  沈亦寒没有躲开,更没有露出抗拒的表情。

  霎时我的脚如同灌了铅一般定在原地。

  我和沈亦寒不知有多久都没有这样亲密的举动了。

  那女人忽然转身进了公司,我紧紧攥着手中的伞,抬着恍如重如千斤的腿走过去。

  “以后出门记得带伞。”我将伞递给沈亦寒。

  沈亦寒诧异的看着我:“下着雨,你身体不好来干什么?”

  我望了一眼那女人进门的方向:“她就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吗?”

  沈亦寒很诚恳的点点头,他就是这样,从来不会对我撒谎。

  “看得出来,她很关心你,以后一定是个好妻子。”

  “你也不差。”

  我抿唇笑了笑,我不差,但你就是不爱我。

  “亦寒,我借到伞了,我们走吧。”

  那女人抱着一把伞跑了过来,看到我时,杏眼中透着疑惑:“亦寒,这位是?”

  我看着眼前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女人,她胸前的工作证上写着“苏倩林”三字。

  我将右手插进口袋中,在沈亦寒回答之前开口:“我是他同学,碰巧遇上。”

  沈亦寒蹙着眉,静静看着撒谎的我。

  苏倩林礼貌的对我笑了笑:“你好。”

  我点了点头,转而看向沈亦寒,换上一副生疏的表情:“我先走了,有时间再叙。”

  说完,我转身撑着伞,流着泪一步步的向前走,脑袋的晕眩感让我连视线都快模糊了。

  脑中的数字在跳动着,13天6小时41分3秒……

   食言

  我没有回家,而是将之前和沈亦寒约会过的地方都走了一遍。

  可无论走到哪儿,我发现回忆里真的笑的只有我一个。

  天渐渐黑了,我坐在中央公园里的秋千上发着呆。

  手机不知响了多少次,都是沈亦寒的电话和短信。

  我看着又一次响起的电话,深吸一口气后按下接听键:“喂。”

  “你去哪儿了?已经十二点了。”沈亦寒一向温柔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怒气。

  我无力的笑了一声:“没有车,回不去。”

  “你在哪儿?”

  我眯了眯眼,竟觉视线模糊到连路灯都有些看不清了。

  “中央公园。”

  电话那头沈亦寒沉默了几秒,而后才低声道:“我去接你。”

  又是一阵忙音,我将眼中的眼泪擦干,希望视线模糊只是因为泪水。

  我不断的数着时间,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沈亦寒没有来。

  因为他从不会食言,所以我心里跟着生出了几丝慌乱。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他的手机也关机了。

  “亦寒……”

  我心一紧,难道他路上出了什么事?

  我站起身,紧了紧衣服一路走回家。

  可是当我到家后,看到黑漆漆一片的屋子时,我的心更慌了。

  凌晨两点半,我给所有亲戚朋友打电话询问沈亦寒的下落,然而他们都不知。

  我无助得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抱膝蜷缩着靠在柱边,时间流逝一秒,我的担心就多了一分。

  我望着漆黑的天空,眼眶酸涩到连眨眼都能掉下一滴泪。

  直到天明,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大门外,沈亦寒从车上出来。

  我脑中紧绷了一整晚的弦倏然松开,疲倦感差点把我压垮。

  沈亦寒见我坐在台阶上,走过来将大衣脱下来披在我身上,皱眉道:“怎么坐在外面?”

  我嘴中那句“你去哪儿了”因为大衣上的气味味而噎住。

  又是这股气味,所以他没去接我,不是因为出事,而是去找苏倩林了。

  我站起身,将大衣还给他:“谢谢,我不冷。”

  沈亦寒眉头一蹙:“怎么了?”

  “你知道我等了你一个晚上,找了你一夜吗?”我看着他,声音沙哑的有些不像我。

  沈亦寒接过衣服,解释:“突然有事要处理,忘记接你了。”

  我听后,只觉心被扔进了冰窖,凉意从头顶直浸满全身。

  一向被人说是耳闻则诵的沈亦寒居然会忘记……

  我没再说什么,只是垂下头,不愿让他看见我微红的眼眶。

  “进去吧。”沈亦寒开门,走了进去。

  他才刚上楼,我脑中的晕眩感突然变成了剧痛。

  我踉跄着扶住沙发,一只手重重的捶着犹如被蚂蚁啃噬着的头。

  药……

  我手忙脚乱的从包里翻出药,但手抖得如同筛糠,药落了一地。

  我咬着牙,忍着痛伏在地上一颗颗将它们捡起。

  “你生病了?”

  沈亦寒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

  我扭头,就看他捡起脚边的一颗药,朝我走来。

  我喘着粗气,声音有些颤抖:“没有,就是维生素而已。”

  我将他手里的药拿过,生怕他多问几句。

  沈亦寒眸色渐深,但也没有再问,转身进了书房。

  看着他的背影,我含泪将药塞进嘴里。

  疼痛伴随着更加模糊的视线,我耳畔突然响起医生的话。

  “脑癌晚期,通知家人吧!”

   当面欺骗

  我颓然坐在沙发上,脑中的痛意渐渐消减下来。

  沈亦寒只待了不到一个小时又走了。

  他说去公司,但我们其实心照不宣。

  以往大年初三,沈亦寒都会跟我一起回家去看妈,而今年只有我独自一人回去。

  换了身衣服,我叫了辆出租便离开了空荡荡的别墅。

  我贪恋的看着窗外飞快而过的风景,以后再也看不到了。

  算算日子,我也有一个月没回家了。

  我妈看见我,立刻放下手中的电视遥控器,眼角的鱼尾纹因为笑更加明显了:“黎落回来了。”

  她看了眼我身后紧闭的门,又问:“亦寒怎么没一起回来?”

  “妈。”我强撑着一抹笑,故作坚强,“我要离婚了。”

  我妈脸上的笑意慢慢消失。

  她沉默了很久后小声地叹了口气,走过来抱住我:“没关系。”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一瞬间击溃了我所有的伪装。

  我本以为她会骂我糊涂,可没想到她反倒安慰我。

  我三岁那年,我爸因为车祸去世,是我妈独自把我带大。

  她知道独自一人的不易,才一直希望我和沈亦寒好好过一辈子。

  可她现在居然比我还要风轻云淡,我知道她是不忍我伤心,心里的苦涩止不住涌出。

  我靠在她的肩膀上,喃喃问:“妈,如果你早知道爸会离开,你会有别的选择吗?”

  我妈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如果早知道,我只会更加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秒。”

  深夜。

  我坐在阳台,望着黑漆漆天空中几颗星星,想着我妈的话,忽然有些后悔。

  后悔没有在健康的时候好好的和沈先生谈一次恋爱,认真对他说一句“我爱你”。

  纵使他不爱我……

  次日。

本文提供:以沈亦寒黎落为主人公的小说《65584542》,原名《65584542》,是一部改名虐恋文,由作者李寻欢编写完成,欢迎阅读。生命倒计时  站在别墅门口,我的身后是一片黑暗。  外面如鹅毛的雪一片片砸在我身上,我没有在意,只是觉得今年的雪比往年都要大。  “铛——铛——铛——”   对面火红灯光照亮的钟楼发出巨大的声音,今天是除......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hndhyx.com/duanpian/23196.html

短篇虐心小说完本《65584542》全文在线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