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念初陆湛免费阅读《偏偏宠爱:湛少娇妻她好甜》最新章节阅读

近期很多书友都在问一本《偏偏宠爱:湛少娇妻她好甜》的小说,该书作者是末喜 ,书中主角有南念初陆湛,主要内容为:
“我确实他妈的很难搞,所以,你离我远点。”陆湛退开一些,隔开距离。南念初下巴上还残留着陆湛指腹的温度,又疼又酥。不说多的话,陆湛转身出了病房门,离开了。病房门再次被推开,是穿着白大褂的护工。“南小姐,您朋友有事走了,找我给您做护工,有什么事情,您吩咐我就好。”护工客客气气的说道。南念初气的胃疼,陆湛走了,没有一句话。他是真的讨厌她,也不想跟她多待。陆湛回了救援队。林浩一行人在锻炼。救援队员,对身

南念初陆湛免费阅读《偏偏宠爱:湛少娇妻她好甜》最新章节阅读

给大家推荐一部名字叫做《偏偏宠爱:湛少娇妻她好甜》的小说作品,其中小说主角为南念初陆湛。精彩章节试读:

“我确实他妈的很难搞,所以,你离我远点。”陆湛退开一些,隔开距离。

南念初下巴上还残留着陆湛指腹的温度,又疼又酥。

不说多的话,陆湛转身出了病房门,离开了。

病房门再次被推开,是穿着白大褂的护工。

“南小姐,您朋友有事走了,找我给您做护工,有什么事情,您吩咐我就好。”护工客客气气的说道。

南念初气的胃疼,陆湛走了,没有一句话。

他是真的讨厌她,也不想跟她多待。

陆湛回了救援队。

林浩一行人在锻炼。

救援队员,对身体素质要求也不低,平时出动救援,不是闹着玩儿的。

池麟见到陆湛,没有说话。

倒是陆湛问着池麟:“还有吃的吗?”

他只给南念初买了,自己还没顾得上自己。

“你把人抱到医院,守到现在,饭也不给你吃吗?”池麟难得说了一长串的话。

陆湛被逗笑了:“滚!”

陆湛踹了池麟一脚。

池麟拿着保温盒,递给陆湛,留了饭菜。

陆湛扒开盖子,大口吃了起来。

池麟点了根烟,咬着烟问陆湛:“公益金能拿下吗?”

“不知道,那边审计的人说了,要考核。”陆湛含着饭说道。

去念阳基金会要钱的人很多,不可能人人都给,条条框框很多。

他没有把握,能不能要到钱。

“她不给你走后门?”池麟吐了眼圈。

那个她,指的是南念初。

陆湛拿着打火机砸了池麟,笑骂:“走你妹,你丫让林浩给洗脑了?”

池麟难得扯了扯嘴角,眼底浮现笑意。

队里都在议论那个会长和陆湛。

都是暧昧。

“我也不靠女人,念阳基金会不行,还有别的路走,马上我的钱到账了,也够队里支撑一阵子。”

陆湛也摸了烟出来。

他有他的原则,而且,也不愿意去招惹那个女人。

两人都不说话,一起抽烟,屋里静的可怕。

医院里,陆湛走了之后。

南念初觉得没什么意思,拿出手机。

林娜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娜娜,查的怎么样了?”南念初率先问着。

林娜听了,忍不住气急败坏:“我去的时候,监控被毁了,什么都查不到,监控室的小刘说他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监控录像就被毁了。”

她知道了,都要气死了,南念初被砸,伤的还不轻。

她得帮忙查清楚,谁知道背后的人,真不简单。

监控毁的真是时候。

“果然,我是被人故意砸的。”南念初嘲讽的勾了勾嘴角。

林娜郁闷:“那怎么办?怎么查?”

不能白白被陷害了,得查到真凶。

“监控毁了,你先别管了,我知道是谁,等我腿好了,自己去查。”南念初和林娜说道。

现在她躺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暂且放她们一马。

“好。”林娜应了。

南念初有自己的主意和想法

南念初挂了电话。

夜里,老爷子来了。

一起来的人,有老爷子,有南家上下的人,很多。

南静雅和南琪也来了。

老爷子不来,他们也不会来,没人在意她的死活。

她心里清楚的很,这些人,一个个的巴不得她死呢。

“念念,怎么样了?怎么会被砸了?严重吗?”二婶刘兰芝一副心疼的模样问道。

南念初看着刘兰芝,她二婶一贯喜欢在老爷子面前演戏。

要是真关心她,不至于现在才来。

他们都在港城,出了什么事情,也不过分分钟就能来。

南念初没有陪着她演,委屈巴巴的开口:“二婶,我下午出事儿,你和二叔去哪儿了,还是一个陌生人帮我挂号,守着我。”

“下午,我们忙公司的事情,没有告诉我们,委屈你了。”

刘兰芝的笑容僵在脸上,她什么心思,她根本不想管南念初死活。

现在南念初当着老爷子问出来,岂不是故意的?

死丫头,长本事了。

“忙公司的事情?你不说你们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吗?这就是你们的态度,真会演戏。”老爷子骂道。

南嵘面子挂不住,忍不住开口:“爸,我们事情多,也不能面面俱到。”

“做不到,都就都给我滚!”老爷子朝着南嵘踹了一脚。

南嵘倒退几步,没有敢动。

老爷子发脾气,谁都不敢惹。

南念初见南嵘和刘兰芝不痛快了,心情好了不少。

“爷爷,二叔二婶,也是为了公司的事情。”南念初装模作样去说好话。

倒是老爷子,心疼极了:“你也别替他们说好话,他们不会感激你,傻孩子,就让我担心,好在没事儿,吓死我了。”

“爷爷,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健健康康,平平安安,你要守着我。”南念初撒着娇。

她没有亲人,老爷子是她最亲的人。

她不能让老爷子操心,要不然也不会答应江名那个渣男的订婚。

老爷子假意瞪了南念初一眼:“都躺在床上了,还糊弄我。”

“爷爷,我没糊弄你,当时不得已,我总不能不管那孩子,一条人命。”南念初解释着。

老爷子摆了摆手,安抚了南念初几句。

南念初目光落在静静站着的南静雅和南琪身上。

南静雅很平静,南琪的眼神闪躲着,不太正常。

她猜着就是两人其中一个干的,只是没有证据。

“南琪,拍卖会结束后,你去哪儿了?”

  • 发布时间:2021-10-08 09:14:05
  • 作者:末喜
    小说名:偏偏宠爱:湛少娇妻她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