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明月华衫小说第1章蚀骨之痛宇文冽常梓绯在线阅读

《第1章蚀骨之痛》是很吸睛的作品,很多朋友对它有很高的评价,明月华衫通过细腻的文笔描绘出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明月华衫的笔下宇文冽常梓绯非常具有特点,一起来看看吧。第4章 往事,扑朔迷离  阳光很暖,透过窗户,洒入房间,将整个房间蒙上了一层金辉。  常梓绯醒来,看看床头的闹钟,竟然已经指向十一点。她猛然坐起来,感觉浑身丝丝缕缕地酸痛。  脑海里闪现昨晚在空中的一些画面,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  常梓绯起身下床,无意中憋见闹钟下面压了一张白纸:  厨房里有早餐。 ......

作者明月华衫小说第1章蚀骨之痛宇文冽常梓绯在线阅读

第四章

第5章 他的困境,她的担忧

  远处,海天一色,广阔无垠。

  海面上,鳞光闪闪,不时激起一朵朵银白的浪花。

  沙滩上伫立着一个孤傲单薄的背影,似乎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与尘世隔着一段距离。

  你快走吧,等下她回来了。宇文冽站立在落地窗前,看着海边的背影转过身来,慢悠悠地往前走,迅速回过神来。

  宇文思蔓粲然一笑,佯装生气,你就是这么招待你自己的亲姐姐的?

  她当然知道,他是担心那个女孩看到她在这里,会有压力,她没有你想的那么娇弱,事实上,我真的挺喜欢她的。只是,冷玥那边,你怎么去交代,你们不都已经商量着要订婚了?你也知道,冷家这些年,帮了我们富云集团不少的忙。还有蓝氏,你把她藏在这里,他们迟早会知道,到时候影响我们旗下天宇航空和蓝山集团的合作,看你怎么收场!

  宇文冽没有出声。

  阿冽,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二十年前那场空难,我怀疑不是意外,是人为的,这意味着,我们爸妈的死

  宇文冽眉头一皱,转头看向她,姐,你快回去吧,小心更年期提前!

  她说的这些他怎么会不清楚!那一年,他已经六岁。他也从未放过任何机会,去查找真相。事情,也正一步一步地按照他的计划进行。所有这些都应该有他来承担,他不希望再连累到她。

  死小子!敢诅咒你姐坐在沙发上的宇文思蔓,随手抄起一个抱枕,向他砸过去。

  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被说成老,说成这么老更是天理不容的事情。

  姐弟俩正打闹着。门口突然进来一个人,探头探脑,一边走进来,一边指着玄关旁边的行礼箱,笑道,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把行礼拿走,你们继续聊。

  常梓绯在海边转悠了半天,一直想过来拿走行礼,只是看到房子门口停了两辆车,一直停在门口不动。她担心冒然闯见来会打扰到人家。只好等着,等了许久却仍不见车离开,她又急着回公司员工宿舍,准备明天上班,只得硬着头皮进来。

  她拖着行礼,刚走到门口,却被宇文冽拦住,你要去哪里?这不就是你家?

  这话说得!

  常梓绯觉得很可笑。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进来时,无意间听到一句你们不都已经商量着要订婚了让她觉得可笑,还是这三天自己像个巴巴地坐在家里等着老公回来的小媳妇让她觉得可笑。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宇文思蔓清了清嗓子,我有事先走了,你们好好说。离开前,看了宇文冽一眼,像在提示他什么。

  常梓绯想要叫住她,她却兀自开门走了出去。常梓绯觉得她很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她是谁。屋外很快响起车子启动的声音,唤回了她的思绪。

  她才发现,她握着拉杆箱的手背上,压着宇文冽的手。常年摸飞机方向盘的手,比一般人有着更粗砺的指腹。她忽然想起那天他给她抹药的触感。

  只是同样的事情,那天晚上让她觉得有一丝感动,此刻却让她觉得很气愤,甚至有一丝酸涩。

  常梓绯摆开他的手,宇文先生,你千万别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担心什么,我也没那么老土。那天我受了很大刺激,喝了很多酒,如果不是你,说不定也会是别的男人。大家都是成年人,我做的事情自己负责。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要你负什么责任,要你送我这样一个家。这三天打扰了,再见。不知是不是光线太刺眼,她感觉眼睛火辣辣的灼痛。

  宇文冽自始至终看着她,冷静地听她说完这一番话,也许,没有那一晚的冲动,她的这番话早已激怒了他,但此刻,他巍然不动。这个女人,只会在嘴上逞强。那一晚,他却那么轻易得就被她给激怒了。

  我为什么要担心这些?那天,你说想随便找个男人把你娶回家,这种事情我也能做。我做得这么卖力,常小姐是不是应该对我负责?

  你常梓绯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却忍不住笑出声来,很想问他一句,你想我怎么对你负责?终究还是忍住了,叹了口气,你不是要订婚了么?

  宇文冽愣了片刻,你在吃醋?嘴角微微上扬。

  常梓绯冷笑了一声,是不是你们男人都喜欢造个三角或多角恋,多几个女人为你们争风吃醋,最好争得头破血流,以此来证明你们的魅力?说完,再次打开门,还未踏出一步,却感觉瞬间又被拉回,手腕被他紧紧扣住。

  我不是蓝易橙,也从来不屑于玩这种游戏,从前不会,今后更不会。说完,一手把她的行礼拖进来,放回玄关旁边,一手拉着她走回客厅,一把将她往沙发上一甩。

  常梓绯只觉得手腕火辣辣地疼,被他拉来拉去,晃得眼睛都睁不开。

  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这栋房子现在的主人是我,你就乖乖住在这里。放心,我不会碰你。除非,宇文冽俯身靠向她,除非你愿意。

  常梓绯看着他,感觉头有些晕眩。

  他身形高大,虽然已经换下了制服,却仍带给她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他微微起身,却在距离她的脸一只手的距离停住。

  四目相撞。

  这双眼睛,漆黑如墨,深邃,辽阔,却让她感觉到一种独属于他的惊心动魄。常梓绯想起两人第一次在一起的情景,心里突然就乱了。

  嗯?他突然声调询问道。

  常梓绯立刻像弹簧一样,倏地抽身,甩开他的手,坐到另一侧沙发上,我会付你房租的。并且,你要尽快告诉我答案。我的工资现在让我住不起这里。

  她从入大学开始,就决定自力更生。原本打算毕业工作后,拿一部分工资出来还房贷,现在不需要了,自然可以用来付这里的房租。坦白来讲,她其实不喜欢住集体宿舍。

  常梓绯说话时,没有看向他,她突然感觉自己竟然怯于直视那双慑人的眼眸,深沉而坚决得让她感觉害怕。视线扫过他的手指,白皙修长,骨节分明,非常有力,像是钢琴家的手。

  宇文冽起身,斜靠在沙发边缘,视线转向窗外,到了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阳光从落地窗洒入,照着他的半边侧脸,暖色调的光线,与他冷酷清冷的俊容形成诡异的对比。他的表情冷寒森严,周身散发出一种凌厉的锋芒。

  有的人,与身俱来带着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此刻,常梓绯在这个男人身上发现了这样一种魅力。

  幸好,她已经对男人有了免疫力。

  • 发布时间:2022-03-02 23:58:55
  • 作者:明月华衫
    小说名:第1章蚀骨之痛